幼师难求,顽疾待解

苏西       2018-01-25 591

  刚刚过去的2017年,中国的学前教育始终是社会关注的热点。

  上半年,有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呼吁出台《学前教育法》。下半年,发生在幼儿园的种种虐童事件,从上海到北京,从大都市到中小城市,掀起了一波又一波讨论。解决好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问题,出现在党的十九大后第一个全国性会议——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新部署里。

  学前教育的问题,首先体现在高质量幼儿教师“一人难求”。如何顺利招到幼师毕业生?招聘季,这是令许多幼儿园头疼的问题。

  几家用人单位抢一个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最火的早教专业毕业生与岗位比例最多达到1:22。日前,合肥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1442名毕业生在今年的毕业洽谈会上吸引来8000多个岗位,幼师供不应求的局面继续。而据上海《新闻晨报》报道,华东师范大学有100多名幼师毕业生,却来了200家幼儿园招聘……

  按照2013年教育部印发的《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全日制幼儿园教职工与幼儿的比例需要达到1:5-1:7。然而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幼儿园教职工为381.8万人,师生比约为1:12,若要达到1:7的目标,需要新增幼教职工248.8万人,我国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距离要求仍相差甚远。

  而随着生育高峰的来临,新幼儿园建设、幼师缺口的问题愈发严重。“我们发现,政府出资扩建幼儿园越多,幼师缺口也随之拉大。”甘肃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负责人表示,“本来一个幼儿园可能缺3个老师,现在新建一个幼儿园可能就需要30个老师。”

  幼儿教师为何短缺?有媒体调查显示,幼师专业的大学生,有的是父母帮助选的专业,有的是被调剂过来的,毕业就转行现象不在少数。此外,有调查显示,“压力大”“工资低”是幼儿教师频频“跳槽”“转行”的最主要原因。2015年11月教育部发布的《学前教育专题评估报告》显示,2014年学前教育领域专科以上学历教师占比为66%,农村地区不到50%;从部分样本城市情况来看,2014年,有幼教资格证的教师占比为61%,持非幼教教师资格证的占比为17%,无证教师占比为22%。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刘焱认为,幼师短缺首先是因为公办幼儿园教师编制不足,直接导致没办法将优秀人才吸引到学前教育教师队伍中来。再者,目前公办幼儿园教师的工资水平普遍比当地的小学教师低。“如果没有编制,这些教师的工资比有编制的教师工资不止少一半。”刘焱说。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月薪六七千元在幼师行业已经属于中等偏上的收入水平。像在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公办园教师收入相对还高一些;而民办园教师由于学历水平参差不齐,初中毕业的占多数,且并非科班出身,只能每月拿着三四千元甚至更少的工资。

  幼儿教师的收入不高,但承受的压力却不小。新华网报道称,据统计,超过半数的幼儿教师表示,每天的工作时长在8-10小时,而有22.14%的幼师表示,工作时间超过了10小时,且重复性太高,刻板而无味。

  “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一名幼儿教师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真正让她感到疲惫的不是一天到晚密集又琐碎的工作,而是一种撕裂感,她所向往的学前教育与现实存有巨大差异,她不明白为什么学前教育被如此公式化地推进。

  最终,不少幼儿教师选择了“逃离”。一位从事学前教育工作十余年的民办园园长表示,幼儿教师一茬接一茬换得非常频繁,“通常一位老师,能干三五年就算长的,等到结婚生子就很有可能选择离职,他们在职时的年龄平均在20-26岁。”这位园长说。

  解决之道,不外乎提高待遇、提高门槛。日前,不少教育学者一致呼吁,应当优先投向人力资源,保障幼儿园教师的地位和待遇,最终才能促进质量的提升。

  2018年的地方两会上,如何解决幼儿教师问题成为一大热点。

  深圳市人大代表、深圳实验学校校长衷敬高直言,学前教育是基础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政府有责任把这方面的工作承担好,提高幼儿教师的工资待遇。20多名市政协委员在提案中也建议,提高从教津贴的标准——从教年限一年100元提高到200元,且上不封顶,使长期从事学前教育工作的优秀人员能留在幼儿园的岗位上。

  “可以大力支持本地各大专院校和职业学校增设学前教育专业和幼师专业,同时提高幼儿园保教人员的入职门槛,鼓励非专业、高学历的社会人员进入幼师职业。” 一名深圳市政协委员说。

  去年9月出台的《河北省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2017-2020年)》显示,计划到2020年,全省基本普及学前教育,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7%以上,逐步建立覆盖城乡、保障基本、公益普惠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

  “到2020年,对于公办园、乡镇中心幼儿园、农村小学附设幼儿园、村幼儿园中经相关部门考核认定的非在编幼儿教师,其工资应当达到当地幼儿园在编幼儿教师平均工资的80%以上。”文件特别提出,要逐步实现幼儿教师同工同酬。

  这可能是学校和家长最愿意看到的局面。“在提高幼儿教师素质的同时,提高他们的待遇,社会也要尊重幼儿教师的劳动。”一名家长说。(中国教师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