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乡村教育多点“乡土味道”

苏西       2018-01-25 605

陶行知推崇“朴素”的教育理念,奉行“生活即教育”,主张“以教育救农村”。在如今高度复制城市教育的乡村教育中,如何用陶行知的教育理念为农村学校建言献策,在日前举办的四川省陶行知研究会2017年学术年会上,志同道合的专家学者们聚在一起研究陶行知的思想观点,并将理论实践在乡村教育中,探索拥有“乡土味道”的乡村教育。


开发利用好乡土文化

为乡村学校调制一坛好“盐水”


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农村教育实验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四川省陶行知研究会副会长汤勇一直关注乡村教育。他认为,当下的乡村教育差不多都是复制城市教育,复制城市的模式、教材、课程和方法,乡村教育没有自己的个性和魅力。正是如此,乡村教育渐渐消弭着乡村的精神、乡村的文化。

“乡村学校是点亮乡村的‘庠序之光’,乡村是我们真正的故乡和家园。”汤勇表示,但现在有些乡村学校因为一些客观因素消失了,仍在坚持的也选择复制城市教育。“充满乡土气息的乡村教育,完全可以温馨而美好。美好的大自然、淳朴的乡风民风,都是城市教育所缺少的资源,但是,我们很多乡村把这种好的资源荒废了、失去了。”

乡村教育无处不文化,一墙一壁、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可以成为表达文化的载体。汤勇认为,乡村校园的文化,不应追求高大上,而应开发利用好乡土文化。要让校园具有文化的符号与意义,增加学生对乡土的了解,从而让他们留下“根”,记住“乡愁”,建立和乡土、乡土文化及父老乡亲的精神血缘关系。

在汤勇看来,乡村拥有得天独厚的课程资源。比如,编写乡土教材,开设乡土课程,引导学生学习地方文化和地方知识,从而和养育自己的这方土地建立精神联系。学生喜欢的养蜂、养鱼、养猪、豆腐豆芽制作、中草药种植、竹编、挖野菜、摘野果、种花等,这是与农村生活相联系的最好的课程。

乡村学校或许没有先进的硬件设施,没有丰富多彩的校园课程,没有与国际化接轨的视野,但正是这种泥土所独有的芳香让孩子们有更加丰富、淳朴的想象力和创新品质。

“每一所乡村学校都可以根据自身实际,为孩子们提供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汤勇说,辅导老师不专业没关系,老师和学生一起学;设备不完善没关系,田野乡间就有取之不尽的资源;没有固定功能室也没关系,食堂、教室也能一室多用。不拘形式,不一定高大上,有活动就有快乐。

“校园就是一只‘泡菜坛子’,学生就是我们要‘泡’的‘蔬菜’,泡菜的味道取决于盐水的味道,‘盐水’就是我们的校园文化。”汤勇说,教育的责任就是用心调制一坛好的“盐水”。


贴近当地需求,就地取材

“高大上”变成“看得见、摸得着”


“陶行知先生曾讲,培养一百万教师,建一百万所学校,改造一百万个乡村,一个都不能少。”成都师范学院教授姚文忠说,陶行知教育理论是一种思想理论,也是一种操作理论。用陶行知的理论和实践来解释中国现在教育的发展,能找到强有力的说明。

四川省陶行知研究会幼儿园园长学术委员会理事长张加蓉表示,陶行知先生的“生活即教育”道出了最本质、最朴素的幼儿教育真谛。该学术委员会坚持深入幼教一线进行“入园学研”活动,帮助少数民族地区、乡镇、农村等边远地区的幼儿园解决实际困难,向他们传递先进的教育理念、教育思想。

“我们都是依靠当地的环境,为孩子们创设生活、玩乐的环境。”张加蓉介绍说,有一次去广安实地考察一所乡村幼儿园,幼儿园附属于一所小学,占地只有“一小溜”,学生的活动场所只有一片土坡。学委会的成员们就建议在石壁上搭上不锈钢的架子,遮住石壁的同时还可以作为儿童攀爬架,然后将当地特有的黄岩沙铺在土坡上布置成孩子们的活动天地。

在大山深处的峨边县彝族乡幼儿园,张加蓉回忆起教那里的孩子玩跳房子,教他们学会排队,不能抢、不能拥挤,“对这些地方幼儿园来说,实实在在的才是他们最需要的。”张加蓉说,“你讲得太高深,老师、学生根本听不懂。”

学委会成员们还用洗衣机的排水管为孩子们设计了一个传声筒,孩子们非常惊奇,没想到声音可以传这么远。幼儿园没有书架,张加蓉就教老师们用衣架挂书,墙壁上挂着一排排“衣架书”,反而成为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把我们认为高大上、科学的东西融入到孩子们摸得着、看得见,就在他们身边容易找得到的东西。”张加蓉说。

近年来,国家重视幼儿教育,向一些乡村一线老师提供大量到北京学习培训的机会。“但是,这些一线老师并不能完全理解和消化这些教育观点和信息,往往一头雾水。”张加蓉认为,应切合当地实情、贴近各园需求,做教师看得见、懂得起、做得到的指导,才能提高他们的业务水平和教学能力。

在通过对幼儿园的实际考察后,学委会推出了重实用、实际、实操的各类教师培训活动。“有些老师连配消毒水的比例都不知道。”张加蓉说,学委会“入园学研”的老师们从最基本的专业技能着手,手把手地教这些老师如何配消毒水、如何利用身边有限的条件给孩子们的生活用品和居住环境进行有效的消毒和清洁。(殷樱 张力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