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者心中应有“三把尺子”

谭小雪       2017-07-24 2665

德育课程如何找到新的生长点?近日,成都高新区西芯小学举行“生长德育”主题研讨会,上海市新优质学校研究所副所长沈祖芸从该校德育课程建设理念中看到了另一种可能。她说:“当德育课程关注的不再是学科本身,而是学生学习、成长的过程,且所有活动也都围绕学生而服务时,老师、家长就会纷纷学做‘教育家’,德育也才会出实效。”

为了学生,还是为了学校?

学校价值取向影响家长教育观

西芯小学有一部由学生拍摄的微电影,片中有学生因为拿不动摄影机而出现的摇晃感,有学生只顾着对话,忘记记录的空镜头……整部片子没有剧本,完全由学生的想法构成,充满童趣。

纪录片由该校微电影社团拍摄,家长李园是中国儿童电影协会的国际专员,也是社团的辅导老师。前几年,她在柏林电影节上看到了一部由孩子拍摄的纪录片,大为惊叹。经过与学校的协商,她将儿子所在的班级变成了微电影社团,利用周五中午时间拍摄,最终完成这部作品。李园的灵感丰富了学校德育课程,也让孩子们有了一次不一样的体验。“家长与学校之间是一种双向选择,彼此都得到认同,才能铸就最好的教育。”李园说。

为了与家长“无缝”合作,学校还鼓励家长参与校级会议,充分了解家长需求。家长成了名副其实的教育合作者。

在沈祖芸看来,是学校服务学生价值取向的变化逐渐扭转了家长的教育观,从“关注自己的孩子”变成“关注大家的孩子”,“学校服务的对象是学生,不应有家长甚至家庭,有的学校引导学生成长的同时,将家长的教育也纳入学校德育课程中,增加负担,家校共育难以取得成效。”

沈祖芸认为,当学校改变了价值取向,不再服务于家长、家庭,只服务于学生时,家长乃至社会都会围绕这个圆心服务。“由于孩子在集体中生活,家长不自觉地就会开始思考我能为整个班级提供什么。当家长开始关注集体需求时,家校共育才能显出真正价值。”

为了学习,还是为了学科?

在教育过程中发掘德育“生长点”

活动当天,生活品格课程展示环节吸引了沈祖芸及现场观摩家长的注意,许多毫无教学经验的家长走上讲台,将自己喜欢、擅长的事带进课堂,有家长讲电影《摔跤吧!爸爸》,还有家长带来自己的布艺作品,现场教孩子做手工。

李园也有一节精心打磨的生活品格课——“时间管理”。她介绍,课堂内容的灵感来源于她与儿子之间的一个约定,“在家里,我经常用沙漏计时的方法督促孩子按时完成作业,尝试改掉孩子拖延的毛病。”见约定有效,她便将这个小技巧带到班上与大家分享,希望更多孩子受益。

班主任林燕听了家长课后颇有感触:“他们讲课方式与老师不同,很自然,孩子容易接受。一些家长的优质品格也会潜移默化地传递给孩子,家长们俨然成了一个个德育老师。”

沈祖芸认为,家长课堂打破以往的学科限制,更关注学生的学习过程、内容及生活品格,体现了学校对课程的重新认识。此外,家长课堂还具有“从结果走向过程”的课程价值,家长可以从学生提出的千奇百怪的问题入手,思考下一节课的主题,慢慢找到课程规律,并从中找到新的生长点,不再依靠老师的预设。

当天,丰富的学生展示活动也让沈祖芸印象深刻,她认为,有合作就有冲突,学生可以在这些过程中自主构建知识能力体系,形成独立的情感价值观。老师也打破了学科身份,化身德育老师,时时引导学生正向成长。

为了目标,还是为了方式?

在追寻教育目标的道路上勿忘初衷

当课程体系越来越丰富,如何保持初衷成了老师们的新挑战。

“以往小学老师制定贯穿六年的班级特色课程时,习惯先制定目标,再寻找途径。但不少老师容易误把方式当目标,还有老师在寻找途径过程中迷失方向。这些错误让花样繁多的课程逐渐偏离轨道。”沈祖芸建议,老师可以在“制定目标”与“寻找途径”之间,尝试加上“搜寻评估结果证据”环节,让目标与方式保持一致性。

她举例,如果将低段小学生的预期目标之一定为“适应小学集体生活”,“班上有九成的孩子养成集体生活的基本习惯”则可作为评估结果的证据,老师以“如何让九成孩子达到该标准”为方向寻找相应途径,例如特色课程、教室设计、家长课程等,直到班上确有九成学生达标,则说明课程设计达到预期目标。

沈祖芸认为,低中高段的目标制定、评估方向、寻找途径还应具有连贯性,“以低段预期目标‘适应小学集体生活’为例,中段目标可以为‘懂得集体生活中的关系相处,并能妥善处理好冲突’,高段目标为‘善于管理自己的情绪,并理解掌握关系相处的多种策略’。”沈祖芸认为,只有当课程目标与教育方式始终在同一条轨道上,保持一致性与连贯性,德育课程才会变得丰富多彩又不偏离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