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导报微博

教育导报微信

卿云丹:从乡镇走出去的“名园长”

■本报记者 钟兴茂 葛仁鑫(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2023-11-23
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 >教师风采

时隔4年,记者再次走进江安县橙乡幼儿园,与2019年刚开园时的崭新、空旷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区角游戏区、果蔬园、水稻田、红色文化走廊……散布在幼儿园的各个角落,空旷变成了丰富,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也更加响亮。短短4年,橙乡幼儿园就从新建园创建成了省级示范幼儿园。这一系列变化的背后,离不开园长卿云丹的努力。

与橙乡幼儿园类似,卿云丹在不算久的15年幼教生涯中,实现了从乡下到城里,从幼教“门外汉”到“名园长”的快速转变,并成为四川省首批卓越园长工作室领衔人之一。卿云丹是如何实现快速成长的?有没有什么办园“秘笈”?未来,她又将如何发挥工作室的辐射引领作用?近日,记者走近卿云丹,揭秘“名园长”的“养成日记”。

为“爱”奔赴

幼教新手迅速成长

“我本来在南溪区一所中心校教语文,2008年谈了个对象,他是江安的,这才转到了江安县井口镇中心幼儿园。”回忆起与幼儿教育的结缘,卿云丹笑着讲述了这段“为爱奔赴”的故事。

但很快,卿云丹就笑不出来了。幼儿教育和小学教育区别很大,课堂上,“秧田式”的排排坐变成了围坐,时长40分钟变成了20分钟,教学内容也从知识变成了游戏;下课后,老师也不能离开孩子们,几乎要全天候陪伴孩子们。此前有过4年小学教学经历的卿云丹,一时间很难适应幼儿园的教学方式。

“刚开始那一个月,我不止一次想过要放弃,甚至准备趁着编制没有完全转过来,再回小学去。”卿云丹坦言。但每每想到时任园长罗伟林对自己的挽留,以及报到时,总务处主任陈昌敏及其家人的热情接待,她一次次打消了临阵脱逃的念头。

自己选择的路,咬着牙也要走下去。为了尽快适应幼儿园的教学工作,卿云丹开始恶补幼教知识,常常在宿舍里挑灯夜战。不仅她自己,园长和其他同事也帮助她,常常推门听课,给她中肯的建议。

井口镇中心幼儿园友好而积极的工作氛围也对卿云丹助力颇多。园长和老师们非常团结,常常自愿利用午休时间做环创、搞研讨。同一个寝室老师们的“卧谈会”,也常常是关于幼儿保教和班级管理相关的话题。“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不仅适应了幼儿教育,也被大家的情怀深深感染,这或许就是我能在幼教领域坚持十多年,越干越有劲的原因之一。”卿云丹说。

与此同时,卿云丹的专业水平也得到了快速提高。2009年,她参加江安县教师讲课赛,以“幼教新手”的身份,取得了幼儿教育赛道的第一名。


卿云丹与幼儿园的孩子在一起。

白手起家

保教质量“抢”来学生

“走进夕佳山镇中心幼儿园那一刻,我整个人都呆住了。”2011年,通过公开竞选,卿云丹成为了夕佳山镇中心幼儿园的园长。这所幼儿园此前是夕佳山镇中心小学的附属幼儿园,没有专职幼教老师,而是由小学教师轮流上课。整所幼儿园几乎没有环创痕迹。“我是这所幼儿园独立出来后的第一任园长,可以说要在这里白手起家。”她说。

幸好,卿云丹不是孤身作战,当时教体局给幼儿园另外配备了3名教师。即便如此,人手还是不够,她只能请井口镇中心幼儿园的前同事们帮忙。罗伟林不仅在环创上为她出谋划策,还指派教师帮助她。

园内的大小事务,卿云丹都亲力亲为,为了做好环创,她有时跪在地上擦地、有时“挂”在墙上画图……她还发动家人,参与到幼儿园的改造行动中。

受周边民办幼儿园的影响,幼儿园第一学期的招生情况并不理想,仅有70多个学生。但卿云丹一点也没有灰心,为了保证幼儿园的保教质量,她还聘请了两位已退休的幼教老师。在她的带领下,幼儿园的区角游戏开展得有声有色,孩子们还走出幼儿园,到附近景色优美的地方写生、游戏。

b73927e0-184f-4bbc-8ceb-c8034b7bd549.jpg

考虑到幼儿园留守儿童居多,大多由爷爷奶奶抚养,为了教会孩子们懂得感恩,2011年重阳节,卿云丹邀请幼儿园孩子们的爷爷奶奶走进幼儿园,观看文艺节目、登台表演、接受孩子们的感恩与祝福。一位家长动情地说:“幼儿园教得好,我们孙孙回家都晓得关心我们饿不饿了。”

到第二学期开学,幼儿园小朋友人数增加到了160人,之后的每年,幼儿园人数都在增加,人数最多时有289人。相对应的是,周边的一所民办幼儿园悄然关闭了。在江安县教体局的年度督导评估考核中,夕佳山镇中心幼儿园每年都获得一等奖。

课题引领

3年办出省级示范园

2022年,橙乡幼儿园在开园仅3年的时间,就获批省级示范幼儿园。其中一个重要特色是,幼儿园教师人人有课题、人人做课题,而且橙乡幼儿园的课题常常在省市阶段成果评估中获奖。

“我们做课题不是纸上谈兵,而是基于教学实践中的问题和瓶颈而生发出的思考与研究。”卿云丹说。在她看来,做课题研究能很好地帮助幼教老师总结经验,提升个人专业能力,提炼后的教学方法,又能快速推广、借鉴,促进幼儿园师资水平和保教质量的整体提升。

她之所以会形成这样的观念,时间还要回溯到2017年。那年,卿云丹结束了夕佳山镇中心幼儿园园长的任期,调到县城的江安县幼儿园任副园长。“从乡下进城,我深刻感受到了城乡学前教育的差距。”卿云丹说。

在乡镇幼儿园,老师们没有做课题的想法,但县幼儿园的课题研究氛围非常浓厚。“老师们就一个游戏案例相互观摩、反复研讨、调整优化,在做课题的过程中,自身观察儿童、解读儿童的能力也得到了飞速提升。”正是课题研究打开了卿云丹专业成长的新天地。

2019年,卿云丹担任橙乡幼儿园园长时,就立志带着老师们做课题、做好课题。但现实往往比理想“骨感”,城乡幼儿园大多数教师也是“从乡下进城”的,此前没有做课题的经验,就连写教学总结都敷衍塞责。对此,卿云丹反复强调、认真指导,和分管副园长一起,从一字一句修改老师们的教学总结做起,带着老师们成功申报省、市、县的各类课题。

橙乡幼儿园办公室主任彭霞一开始写总结、写文章也只能写“口水话”,然而今年,她撰写的课程故事《萝卜成长记》获四川省教育学会首届课程故事一等奖。她说:“通过做课题,老师们的理论水平和实践能力都提高了,而且获得的评优评先机会也增加了,这是以前我们想都不敢想的。”

彭霞还告诉记者,老师们之所以信服卿云丹的指导和管理,很大程度是被她的专业和敬业所感染。尽管作为园长,管理事务繁杂,但卿云丹从未忽略专业能力的提升,每次参加园长讲课赛,她都能拿一等奖。2020年9月,身怀二胎的她直到临产前还在幼儿园加班,临上手术台前还在打电话安排工作。

“人生最美好的相遇就是遇见彼此的成长。”这是卿云丹的教育格言。一直以来,她和孩子们、教师们一起成长、一起进步。今年,四川省卿云丹卓越园长工作室成立,在遴选工作室成员时,卿云丹有意选择了更多乡镇幼儿园,她说:“我是从乡镇走出来的,我还有许多要改进的地方,希望我能在发挥自身幼儿园特色发展与课程建设的课题研究优势,辐射引领更多幼儿园发展的同时,与大家共同进步。”


我要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