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儿童教育力度不够而导致的性侵,更痛彻心扉……

王琦       2017-10-20 622


美国这两个案例,令人痛彻心扉。
 
1、瑞秋告诉学校领导和老师自己在乐队练习室里被男生性侵了,然后瑞秋本人受到了惩罚。她不仅没有获得应有的抚慰和保护,反而被她所在的德克萨斯州的高中开除。
2、  在加尼福尼亚,一个13岁的男孩儿在对同学说出自己是同性恋的事实以后便自杀了。因为他受不了持续的骚扰和不断增加的烦恼,最终以上吊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诸如美国这样开放的国家,青少年被伤害的概率居高不下。当然,这里特指“性别”伤害(包括强奸、猥亵、性别歧视等)。美国K-12学校(主要指幼儿教育至12年级阶段)对美国教育办公室提出的公民权益表示赞同,儿童的权利着实应该受到保护。美国教育法第九条规定当地教育机构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学生不受性别伤害,显然,有些部门忽略了自己的工作。通过频发的案例,各分部领导纷纷表示将重新制定新的政策来切实保护学生在校安全。
 
事实上,在美国这种进行开放式“性教育”的国家,依然有很多家长也并不清楚孩子可能遭遇的性别暴力有多严重,以下数据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
 
我们可以看出,从2009年至2016年,关于性别暴力问题的投诉从30上升至260起。然而这只是显性数据,那么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件呢,又有多少?《华尔街日报》前两年的报道也称,美国公布的调查结果表示超过四分之一的美国在校女大学生“遭受到性侵犯”;英国迷你短剧《黑镜》中也曾有一集专门讲述猥亵儿童的后果;在西方国家,侵犯儿童都将被视为重罪,在美国,虽然各州法律不同,但二十多年监禁的判刑最常见,有的案情严重,施暴者可能会被判终身监禁。这一切表明国家和政府非常重视对儿童的保护,但是为何此类案件依然频频发生?
 
网络上有一篇题为《8岁女童写性侵日记》的文章曾引起轰动,令看者无比心痛:山西一名8岁女孩被体育老师数次“性侵”并威胁不能告诉家长。如果是没有接受过性教育,也没有自我保护意识的孩子,应该如何逃离这些恶人的魔爪呢?
 
不管在哪个国家,未成年人遭受性侵的事件都是被广泛关注的社会问题,我们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韩国电影《素媛》里的小女孩,哪怕教会孩子“不要那么善良”,也不想让他们有任何一丝可能被坏人有机可乘。有时,孩子的天真烂漫、懵懂无知,正是让他们遭遇不幸的根源。我们除了倡议讨伐,似乎不能对那些恶人有所作为,我们只能对自己的孩子做好十足的保护工作,但是我们又如何每分每秒去保护?
 
了解性知识,不只是大龄儿童的标配
 
如果说青春期才开始了解性知识,更甚者,才开始了解身体的私密部位,那么这样的孩子在性教育方面已经落后到非常严重的程度了。如果觉得孩子太小,实在不适合跟他们讲得太露骨的话,就给他们准备绘本吧。美国市面上有很多绘本,详细生动易懂,适合孩子阅读,期间,家长再辅助教育和讲解,让孩子慢慢了解到“性”知识。近几年,由于中国性侵案件频发,不少绘本也相应而出,用绘本的形式帮助低龄儿童了解性知识是比较好的方式。
 
只有解决了孩子对身体的疑惑,才会让他们产生保护自己身体的念头。假如孩子遭受性侵的同时或者之后还不知道坏人对自己的身体做了什么,那么他们连保护自己的能力或者意识就全无。家长既不能时刻陪在孩子身边,那么让孩子分辨性侵行为,避免遭遇不测的几率才会增加。
 
“性侵”并非只有女生会遇到

 
美国的孩子被强暴或者性骚扰,这属于刑事重罪。美国林肯公园主唱查斯特·贝宁顿离世的消息令歌迷惋惜,他儿时便遭受过6年性侵,这曾让他一直有轻生的念头,因为他的原因,儿童保护议题再一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尤其是男孩子被性侵概率增加,更引起了社会关注。
 
男童被性侵往往不被重视,甚至被有些人当做笑话,实则,性侵不分男女。一篇名为《我今天被性侵了》的微博文章在网上引起热议。根据当事人自述,自己因为肠胃不适,身体虚弱,未能抵挡住驾校教练员的侵犯。可见,男童被性侵的事情时有发生。
 
据统计,2016年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案件的778人中,其中男童遭遇性侵人数为59人,2015年为21起。对比之下,男童性侵案数量有所增加,但一般只能以猥亵罪论处。还没有被社会高度重视,广大群众总认为“男生天生就比女生安全”,于是认为对男童安全的关注可以有所松懈。
 
在2015年,中国在“猥亵罪”判定上取消了将性别作为考察定罪要素之一,将犯罪行为所指向的受害对象从“妇女”扩展到“他人”。也就是说,性侵所带来的危害与受害人性别无关。

美国儿童保护流程,是否可以借鉴
 
美国儿童的保护流程基本包括受理举报、调查取证、安置儿童、转介服务、最终结案。某些特定职业的人(比如警察、校长和老师、社工、咨询师、医生和心理学家等)如果获得了虐待儿童的信息,必须举报。同时,还有一些热心人士,比如邻居、亲戚、同学家长及不愿透露姓名的陌生人等,都有权利和义务向有关部门举报性侵事件。
 
曾经在亚利桑那州儿童保护服务部工作的美国持证社工说道,不少施暴者都是妈妈的男朋友、未婚夫,小孩子的继父,或者亲生父亲等熟人。在中国所发生的案件背景中可获知,作案者是熟人的情况并不罕见。因为“熟人”的关系,儿童更容易被诱拐和欺骗,甚至不能分清坏人的行为性质。
 
除了官方法律,我们是否可以提高学校和社区的教育服务项目质量,比如较早地给儿童一些自我保护的性教育课程,从游戏当中了解不法行为,教孩子们认识自己的身体,教孩子们分清性别。除了学校教育以外,社区的联合组织或许可以起到更有效的作用,比如周末期间,各个家庭的父母可以聚在一起共同学习等。
 
一直以来各国频发的“性侵”案件,也是在给社会一种警示,究竟是坏人太多,或是无知者太少。自我保护很重要,不仅学校应该树立责任意识,家长的对性教育避而不谈的态度也应尽快转变,更重要的是,教会孩子勇敢维护自己的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