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韩霜:你会喜欢我,然后笑着离开我

徐步       2017-07-25 2043



韩霜:成都师范银都小学教导处主任,中小学高级教师。成都高新区第六届中小学学科带头人,武侯区优秀教育科研工作者。获四川省小学新课程优秀教案一等奖、成都市小学新课程改革实验优秀教学案例一等奖、武侯区教育系统教师教学技能竞赛特等奖、北师大课程标准教材实验工作研讨会教学录像一等奖等众多奖项。




你会喜欢我,然后笑着离开我

记者 / 徐步



“昨天的班级工作情况如何?”


“昨天的早读表现得比较好,因为韩老师坐在那里。作业收缴情况……清洁情况……”


阳光透过细密的窗纱,散在一列泛着自然光亮的绿植身上,微风抚过绿植的枝叶,在宽敞明亮的教室中盘旋,吹过课桌上刚写一半的工整字帖、吹过方才练字的孩子们认真的发丝……银都小学紫荆校区6.3班的普通一天,开始了。


20分钟的早读过后是第一节课。这天的第一节是语文课,课文来自北师大版六年级下册——《伟大的日子》,作者海伦·凯勒。抱着一沓书满面春风推门进来的,是被孩子们当面背后都称作“韩老虎”的银都小学教导处主任,韩霜——一个披着一头有些自来卷的黑发、皮肤白皙红润的小个子。


“坐直!”

只听值日生一声令下,全班24个孩子瞬间放下书本坐得笔直,口呼:“坐如钟!”


“起立!”

“站如松!”全班齐刷刷的离开座位站起,昂首挺胸。


“敬礼!”

“老师,您好!”


“好,精神不错,请坐。”

“韩老虎”笑弯了眼。




一个老师无论是严也好慈也好,只要对对学生是全身心的爱和投入,

再小的孩子都能够分辨出来。

——韩霜


她热爱生活、内心充满爱。个人能量非常巨大,而且能够传递。

赵笑梅(银都小学副校长)


她特别爱孩子。每个孩子都是独立的个体,她对待每一个孩子的方式和状态都是根据孩子而有所调整的。有时候她中途接高段的班,也许就带一两年,但班上的孩子都非常爱她。开学的时候一来都跟她抱在一起,她就像他们的姐姐一样。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爱,孩子没有理由都来爱她。所以这就是教育上老师与学生心与心的良性互动。

李慧娟(银都小学六年级年级组长)


“韩老虎”的6.3


“害怕韩老师吗?”“害怕!”

“喜欢韩老师吗?”“喜欢!”

为什么?


生1:她上课的时候像老虎,下课了以后是绵羊。有时候和风细雨,有时候狂风暴雨。

生2:她很凶、追求完美,但对我们很负责。

生3:我们班作文写得好、背书背得好、积累多,都是因为韩老师。


具体点?


生1:先改错,后重做!

生2:她从一年级开始要求我们练字直到现在!

生3:放学了她也经常在改作业,有时候还留我们一两个小时为了把之前遗留的问题解决,就她一个人。

生4:我们背了很多诗词,小学该背的背完了,初中的很多也背完了。最近在背韩愈的《师说》,也已经背下来了。


为什么要背《师说》?


6.3班:为了我们的将来!




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

——《师说》


■ 我只是愿意和学生一起学习


(以下韩霜简称韩,徐步简称徐)


韩:我会给每一届学生推荐日本电影《博士的爱情方程式》,每次看都会感叹——要是自己遇上了电影里的博士那样的数学老师,一定爱上了数学。小学生一开始都会“亲其师而信其道”,因为喜欢某个老师而喜欢某个学科,所以首先要做一个受学生喜欢的老师。


徐:如何做一个受学生喜欢的老师呢?


韩:我觉得其他没有什么——“坚持一起成长”吧。比如我的小学老师每学期给我的评语都有“书写潦草”,但我真正练字却是中学乃至进入师范学校以后才开始的。所以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和孩子一起努力跟“书写潦草”说再见呢?


徐:所以您从一年级开始要求班上的孩子练字?


韩:是。这一届到现在已经第六年了。一开始我手把手教他们起笔、运笔、顿笔、收笔,每天批改他们的字帖,后来他们自己养成了每天早上到校先写字帖的习惯,也不把这件事情当成“作业”来敷衍,每一笔都写得认真漂亮。低段的时候我们练习硬笔书法,中段开始练习软笔。虽然我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可称为“造诣”的东西,顶多算得上工整,但我就是愿意和学生一起练习。


6.3班学生硬笔书法习作

6.3班学生软笔书法习作


徐:听说除了练字,您对孩子们的能力提升还有其他的规划?


韩:是。我认为要关注素养,关注“语文学习整体素养”的培养。希望孩子们能够通过努力达到“四个一”——练一笔漂亮的字、说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养成一个喜爱阅读的习惯、写一手能表达自己心中所想的文章。要达到这些目标也没有什么窍门,就是两个字——坚持。


徐:“坚持”说起来简单,其实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韩:也还好。或许刚开始比较困难,比如我第一年上班的时候班级管理没有经验,只凭一腔热情做事,受了很多挫折哭过很多次,就连当着学生面都掉泪。但当一切细致紧凑的规划安排变成自己的一个习惯之后,就会不自觉地这样去做。


徐:想起两句话——一句叫“万事开头难”,另一句叫“习惯成自然”。


(笑)没错,所以我也在努力帮助孩子们去养成一些好的习惯,这样以后他们或许就能“不自觉地坚持下去”了。


徐:很多老师都在“努力帮助孩子们去养成一些好的习惯”,但不知怎么的,效果千差万别。


韩:一线教师的教育教学很多时候都是经验性的,没有所有人都适用的“一招”。我们学校小班化教学(每班30人以内)要求关注到每一个学生个体、每一位学生家长。也许批改的作业量减少了,但是对学生在时间和空间上的关注却是纵深了。比如我们班开了一个微信公众号,我还曾经还给学生布置过微信作业——“就某个话题在几点钟之前用语音表达自己的观点”之类的。然后我们班每周都互相推荐书籍、分享读书心得,最近学生们开始分成小组阅读四大名著,各自形成自己的角度和观点,最后到班上来分享。



只有心中有了,才可能在某一天把它唤醒


韩:我会更多地给孩子推荐“科普类”的东西,比如让他们去根据地图了解历史、给他们推荐[]小熊工作室的《科学实验王》、[]罗伯特·弗兰克的《牛奶可乐经济学》,以及刘慈欣的《三体》等等。因为课本里很多内容都是从中间截取一段断章取义而来的,长此以往,学生的知识就只能是不成体系的碎片。对社会历史地理情况的不了解会导致学生也很难去真正理解自己所学的东西——不清楚时间的节点、地理的分界,难以在头脑里形成脉络或者画面。一般家长都会重视“文学”,但我认为“对世界的科学认知”也同样应该被重视。现在孩子更多是课堂上的学习、书本上的知识,很少有机会去跟大自然接触、把大自然当做学习的课堂,而科普读物又常常是老师不作要求学生就很难自发去读的东西,所以就只有尽量让他们在读书的时候视角更多元一些。非要说推荐这些的理由的话,大概就是想给学生一个开阔的世界、给学生各种可能性、开更多的窗户。比如《三体》虽然不能说读懂,但只要学生心里留下了一个印记,这个印记就可能在他的未来产生影响。你说小学生又能看懂多少《红楼梦》?我觉得只要他有自己的解读视角就挺好的。

 

 

 我始终认同信息时代孩子们的超越性


她非常注重训练孩子思维的多样性——经常要求孩子说不一样的、反复问孩子是不是认同某个观点。 她从不要求孩子们一定要去“同意”她的观点,她们班孩子受她最大的影响就是敢于去质疑“权威”。她从来不是在灌输知识,她一直是在引领孩子自己去发现知识、发现问题。而且这种引领是有她自己的一套严密逻辑的,低中高段甚至每个学期各有侧重。这大概就是她的教学艺术。

李慧娟(银都小学六年级年级组长)


有的老师更喜欢自己说,但她是一个“站在旁边的理性引导者”——抛出一个问题,等你把自己心里的东西讲出来,只有在价值取向可能与大方向有偏离的时候才把它抓回来。

罗琴(银都小学语文教研组长)

他们班同学对“生命话题”的探讨真是让我们成年人刮目相看。


赵笑梅(银都小学副校长)


6.3班学生笔记


韩:到了到了中高段之后,我认为教学的主要目的其实是‘思维”的培养——培养孩子不光要有自己的想法,而且要有思维的广度和深度。


徐:要让孩子慢慢甩开你的手走向独立了吗?


(点头)只有当学生把兴趣的源头从“老师本身”转向“祖国的语言文字”,他们才能感受到“语文”的魅力,才能在未来把学习语文变成如同呼吸一般自然的事情。


徐:如何促成这种转向呢?


韩:我讲课肯定是带着我个人对课文、作者等等的解读来的,但学生不一定要同意我的观点,我鼓励学生有不同的解读——不唯书,不唯上。然后就会慢慢地看到,那些懵懂的孩童渐渐长成了懂得质疑思辨的少年:


学生有一天课堂上提醒我说“天外飞仙”是叶孤城的不是西门吹雪的,大概是我之前跟学生交流古龙小说的时候说错了;有一回发下去的教辅资料上说“‘明朝嘉庆帝”如何如何”,马上就有孩子发现说“老师,‘嘉庆’是清朝的,明朝的叫‘嘉靖’”;学生还曾经在做完泰戈尔诗集阅读作业的分享会上表示,他认为郑振铎译本比其他译本更好,并且还列出了自己的一二三点理由……




那一刻,韩霜好像看到了孩子们的眼中没有了对“权威”的盲从,学会了自己思考、发现和解决问题;看到了孩子们在把对自己的喜爱向祖国的语言文字上附着和转移;也看到了自己对孩子们生命的参与以及或多或少对他们产生的影响……


那一刻,她好像完成了自己的教育哲学——保持理性“以进为退”,“教”是为了“不教”;一切现在的严厉与规范都是为了日后的独立跟创见,要懂得勇敢而洒脱地放手。


“韩老虎”和她的6.3班


更多“人物”系列文章,复制下方链接到浏览器查看:

http://mp.weixin.qq.com/mp/homepage?__biz=MzA3MDMyNzE3MA==&hid=13&sn=2e879608a80b9243d62a8e318099faa3#wechat_redir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