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四季之路——泸定支教生活记录

谭小雪       2017-11-01 627

作者:张爱萍   单位:成都市海滨小学


一、秋色领语,天高云淡

                            (一)

初来泸定,代局长的献的哈达,代局长敬地青稞酒,李校长的随和风趣,黄老师让我舔到心里的仙桃,都透露出一种“山”的气息,这就是大家用来形容泸定的“山美、水美、人更美”吧!晚上,我兴奋地给大家讲述我对泸定的第一映象,心情为泸定又增添了几分美丽。一大早,李校长就化身大力水手,帮我把所有的行李都扛进了他的小车里,载着我到达学校。在车上时,他向我讲述了学校的情况——咋里乡由于要修水电站所以面临移民,大多数学生都转入了县城的学校,学校也会在318公路修好后重建。接着又一边介绍路况,一边介绍大渡河修水电站的情况。我眼中充盈着高高得连绵起伏的山和波涛汹涌的大渡河。  

                        (二)

今天我领到了泸桥镇中心小学的作牌,职称一栏写着“支教教师”,现在对于我而言,成文支教教师不仅是光荣的,还要时刻提醒自己身上担负着这样一份责任。

     山里的学校——距离泸定县城有二十多分钟的车程,途中要过一个隧道,经过一段按摩路,爬一个山坡,走一截羊肠小道。虽说路况不如城里的好,可处处都有山有水,让人赏心悦目。于是,在我上第一节课时,便问起孩子:“你们早上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有没有发现自己处在多么美丽的山水之中?”孩子大多笑笑不认可。后来,和学校的老师聊天时才知道这里的孩子家大多住在咱里二队,也就是在学校对面的那座山上,有的孩子要走近两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学校。我只想着山水是游山玩水人的风景,而对于当地人,特别是这些要走很长很长上学路的孩子,山也许是他们上学路上的绊脚石,水也许是上学路上的拦路虎。一直想要融入这里的生活,融入这里的孩子,可是,我真得能理解他们吗?我怎么做才能为他们分担一点呢?一直想为这里做一些改变,一直在心里追问支教的意义,或许在追问的过程中就能找到答案。

    对我而言,除了教学,生活上也要面临一些挑战。独自住校的生活是清贫和单调的,来不及适应生活的环境从高楼大厦突然转变成大山,远离了现代化的城市,远离了家人,感到了生活的艰辛和孤独感。

    现实总不如梦中的那么美,让人不经意打个冷颤,恍若从梦中惊醒,还原世界的原本面貌。这时候除了家人朋友的关心,学校同事领到的关心,还要自己为自己打气:每克服一个小困难,就多拥有了一份自信,每跌倒一次,就长大了一点。明天一定会变好的!不论在支教的一年中会出现什么状况,我都要积极得去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法。不失望、不气馁!

(三)

慢慢觉得生活就是平平淡淡地过日子,直到盼来节日的祝福激起平凡生命的朵朵浪花。今天是我们的节日——教师节,礼物总是配合节日的时间降临, 如果那些偶尔出现满天繁星的夜晚是黑夜馈赠给人类的礼物。那孩子们的画则是我收到的最好节日礼物。谢谢孩子们送给我的画,特别是其中一幅《星星图》中印象深刻的三行字:“张老师,听说你喜欢泸定的星空,所以我们画了一幅星星图,

希望你看到星星能感到快乐。”那一刻,我眼中仿佛也闪动着星星的光芒。是的,只存在于夜色中的星星看似没有温度的,没有感情的,可我却能感到它的温度和光亮,丝毫不比白天的太阳微弱,它是天空中的“幸运星”。现在我发现还有比天空中的星星更美丽的“心”,那是孩子对老师的爱,它是老师眼中的“美丽心”。

二、寒冬礼赞,瑞雪纷飞

(一)用雨露滋润小树苗,用爱传播知识

今天是我第一次前往山上的点校,坐上李校长的小车在海子山上蜿蜒盘旋了近一个小时,才来到了这所仿佛在云层高处的学校——海子小学。冬日的早上,山上的浓雾还没有散尽,说话时能看到随之呼出的气体。过不了多时,太阳升起来了,阳光穿透过云雾直射到校园中,洒下金色的光芒。看到这番景色,竟像是深处在仙境一样。

海子小学的三位老师正在教室领着学生早读,孩子们个个都挺直了腰杆坐着,大声得念着书中的课文,好像要证明虽然他们人少但是也能读出有气势的语调。我悄悄地走进了教室的后门,开始仔细地看着板报上贴着的学生美术作品,画面中的颜色不是很鲜艳内容却很丰富,有画国旗的,有画山和水的,有画小朋友在一起玩的。看来,孩子们平时一定也很喜欢画画。

上课铃响起时,班上的孩子给我抱来一摞美术本子,接下来我分别给学校的二、四、六年级学生上了三节美术课。孩子们都听得格外的认真,一双双小眼睛闪烁着强烈的求知欲,他们像是干涸的小树苗,渴求雨露的滋润。就连高年级的大个子男同学也拿着用得只剩一点的铅笔头在白纸上仔细的描摹。我在黑板上画出冬天堆雪人的场景,孩子们也慢慢跟着我画,刚开始觉得有点难,我就从简单得雪人开始教他们画,后来孩子们都画得可开心了,好像他们也变成了画中的人物,正开心的堆雪人、打雪仗。还有一些聪明的孩子在画中加上了小房子,有的孩子还画了一所学校,学校里有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

看着孩子们那质朴的模样,心里有说不出的千言万语。心里想着:如果他们也能在城里的学校读书,也会是优秀的孩子。也能画出美丽的图画,写出动人的作文。山里的孩子和城市里的孩子本是一样的,他们有着同样单纯而渴望知识的心灵,却因为身处山里、山外而享受着不同的教育。对城市里的孩子来说,一支铅笔是不足以珍惜的,可是这里的孩子会把铅笔用成一截很短很短的铅笔头,也许对城里的孩子来说课余时间可以上网、可以玩游戏,可是这里的孩子如果能让他们看一会电视都能高兴很久。

山里的孩子:懂得感恩吧,感恩大山的养育,成就了一个个朴实而真诚的你们。再坚持坚持,再努力努力,走出山里,就能看见一个更广阔的世界,那时的你们会多一份自信!

城里的孩子:懂得知足吧,知足于父母的养育,让你们不必挨饿受冻,甚至还容忍了你们的怪脾气。再磨练磨练自己,改掉自己的小皇帝小公主脾气,就能真得长大!

我相信,爱会让所有孩子眼里闪烁着智慧之光。教师,就是用爱去传播知识的人。

(二)访三岔小学之师生,感教书育人之真谛

我和亢主任在摩托车上颠簸了近一个小时,又走了半小时只能步行的陡峭山路,终于到达了位于泸桥镇的另一所点校——三岔小学,如今呈现在我眼前的学校是二零零八年由香港某爱心人士捐资重新修建的崭新校舍。去年学校也终于结束了无电的日子,孩子们可以在明亮的教室里学习了。

刚进学校,就看见孩子正整齐地围着火炉早读,每个人都手捧一本书,看那认真劲好像全然忘记了寒冷的天气,要知道寒冬季节的山上才下过一场大雪。孩子们一个个小脸和手都冻得通红,可是却很精神,见到我们来了,礼貌得向我们问好。

据三岔小学负责人张敏老师介绍,学校一共有两个年级——一年级和三年级,一共十来个学生,由于大多数家里条件好的孩子都跟随父母到县城去读书了,留在山上的孩子大多由爷爷奶奶照顾,而他们对娃娃的教育问题并不太关心。前年这里调来了一位新老师,现在他们两个老师各自带一个班,教班上学生所有的课程,一整天除了上课还要利用学生下课时间批改作业。可张敏老师说在以前复式授课时,不仅要教所有课程,还要教不同年级的学生。学生挤在一间教室,按年级分成不同的组坐好,常常是刚给这边的学生上完课又要开始给另一边学生上课。和张敏老师聊天时,我得知她家是住在县城的,以前都是要走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到学校,风雨无阻。想想我今天坐车上来都筋疲力尽,更别说是来回两个多小时的步行了。我问她:“想过离开学校吗?”她望了望身边的孩子,真诚得说:“想过,可是每当看到这些山上的娃娃一双眼睛直轱轱得看着我,就咬咬牙坚持了,结果一坚持就是二十五年。”如果没有张敏老师的坚持,学校的招生情况没有改善,或许留在山里的孩子就有面临失学的危机了。

我仿佛能从这位朴实的山村老师身上找到坚持的动力,那是孩子朗朗的读书生,是一双双闪烁明亮的智慧之光,是努力付出后获得的一张张奖状。

也许,平凡的老师之所以伟大的闪光点在于——坚持再坚持,就能让更多得娃娃读到书,学更多的知识。

   我祝福所有山里的孩子,愿你们都能有走出山里的那一天。

   我祝福所有的山村老师,愿你们的桃李开遍大山的每一处。

三、暖春感怀,万物复苏

珍惜的事、遗憾的事

时常喜欢寻找小家伙们身上的闪光点了,每个人都能成为我心中的“最”

最可爱——一年级的小朋友

个个都是听话的好孩子

上课时又清静又舒心

懂事的王友鑫

负责的曾雨嘉

最顽固不带工具的李建辉变成最不厌其烦给我看作品的乖孩子了

他们在进步我也在进步

我已经摆脱了认为一定要画得很像的呆板思想

更愿意让孩子顺应着天性、朝着自由的方向去发展

美术本就属于艺术

艺术的事谁又能真的分出个好坏呢?

美在我们眼中

美更在我们心中

需要提升的不仅仅是手上的功夫

更需要增强内心对美的感受能力

 

最活泼好动——二年级的小朋友

聪明的陈阳

乖巧的黄苏慧

捣蛋鬼关小焱

你们的活泼好动没少浪费我的唾沫星子

总会原谅你们的顽皮

尊重你们爱玩的天性

我在调整我的讲授方式来获取你们有序的积极性

 

最守纪律——三年级的孩子

能干的班长刘凯

画画能手沈延

好胜的张小霞

爱笑的杨雪

爱提问的双胞胎高翔姐妹

都是让老师省心又努力上进的好学生

 

最优秀——四年级的孩子

聪明、思维活跃

有一副伶牙俐齿的高春平

有一双明亮双眸的张亚萍

有一颗细致心的杜继瑜

有一双巧手的陈祖惠

还有最贪玩的李富均和最话多的李世超

都是让我忍不住嘴角上扬的可爱娃娃

 

最聪明——五年级的小学生

能把棒球说成打狗棒的估计也只有付晨这个奇才了

把外星人形容得神乎奇乎却始终没有让我见到外星人作品的王贵凡

每次都以超快速度画好外形又以超快速度涂色毁掉画的陈祖涛

总是蹦蹦跳跳,做事又认真、又负责、又上进的美术课代表连露

不知为什么从你们身上我总能发现曾经那些学生的身影。。。

那个恼人又招人喜爱的五三班

 

最叛逆——六年级的小大人

开始叛逆、开始浮躁的年龄

几乎是毕业班的共同特征

想给他们营造一个宽松的学习氛围

他们却以为是一个放松的休息环境

时常表现出一种想摆脱束缚的小放肆

我理解你们的逆反心理

做不完的作业

考不完的测试

所以我宽容你们的任性

那些放肆还是等到放假的时候选择一种健康的娱乐方式发泄吧

 

其实

当我批评你们时不是真正的想让你们在老师眼中毫无颜面

当我表扬你们时不是真正的想让你们觉得自己飘在空中了

只是

想给你们不断进步的力量

想给你们摆脱陋习的勇气

在我的眼中分不出哪些是优等生,哪些是差等生

每个人都是我心中的“最”

 

我喜欢教师最实在的课堂状态

没有了老师“帮”学生参加比赛的形式

没有了公开课的表演功夫

用画笔去讲解

用语言去沟通

从技能到情感的交流

真得真得很喜欢这种感觉~

每上完一堂课后

感觉传递了自己的能量

释放了自己的能量

温暖了自己的内心

付出了

也收获了

总爱问孩子:“你们学习美术收获了什么呢?”

其实也在问自己:“你教美术带给学生了什么呢?”

每个人都是上天赐予的珍贵生命个体

都有不同的心理感受

收获无大小之分

就像生命无贵贱之分

收获在每个人的心底

 

年末的时候

校园四处仍然散发着简朴又自然的书香泥土气息

我曾经陌生的教室和讲台变得熟悉

我还清晰地记得我第一次走进教室,踏上讲台心中的那份悸动不安

此刻已变得那么自然和熟悉

看着身边的孩子的身影

勾起我对远在海滨孩子的浓浓思念

你们是不是还是我脑海中的模样

有没有每天都很快乐

有没有长很高得个子

有没有画出美丽的画

曾经的二、一班的孩子是不是已经忘了他们的副班主任

曾经的四、一班的孩子是不是还是艺术活动中不可缺少的一份子

刘园园是不是还是爱画着自己欣赏的漫画

唐山是不是还是那个胖胖的可爱懂事小女孩

王良霖是不是还是那个善良又爱出风头的小大人

熊旺是不是仍然表面爱和老师对立却又最听老师话的小男孩

我是多么向往能和六年级的孩子一起走过即将毕业的这一年

我是多么希望能和其他老师一起陪你们走过小学的最后阶段

或许你们脑海中张老师的身影已经模糊了吧

可我脑海中的你们仍然停留在两年中的某一天

那些我曾经留下的笔痕和说过的话语

已被时间冲淡,被时光磨灭了吗?

你们的生命经历了我

我又带给你们了什么呢?

或是像寒风一样轻轻掠过

或是像暴风雨一样惊天动地

或是像春风一样暖暖的吹入心田

每一位老师都有自己专属的风格

都有自己独特的感染力

我想做一个孩子会怀念的,感觉温暖的老师

抬头望向山的另一边

远方的孩子,祝愿你们都能快乐的成长!

收回目光看着身旁的孩子,忍不住摸摸他们可爱的小脸

是的,珍惜眼前的孩子,是为了不在以后留下任何遗憾。

四、盛夏回首,硕果累累

                             300天 以后

坐在前往人生漫漫长路的列车上

欣赏着沿途的风景

聒噪的人群

喧嚣的城市

让我心情跟着浮躁起来

虽然旅途平坦却找不到安放心灵的地方

向往做出一些险峻的挑战

渴往抵达一片心灵的净土
于是便在下个站点换乘了不同的列车
展开了人生的另一段旅途

走在了一年的支教之路上

我所乘坐的列车或许简陋了一些

我所观看到的风景却是那样纯美

能让浮躁的外界都沉寂下来

回归心灵的单纯美好

深感做为阳光下最光辉职业是多么得荣幸


我们在各自的列车上欣赏属于各自精彩的风景

每个人都向往豪华的列车带我们去神秘的香格里拉

好像只有那里的风景才是最美的      

可是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风景

用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总能发现新事物的美好一面

总能发现孩子身上的闪光点
也许那个神秘的香格里拉是个不可触摸的海市蜃楼
最真实的城堡其实就在每天所砌的砖瓦中建成


我们不得不怀疑普通的砖瓦是否能建成童话城堡
我们不敢奢望简陋的列车会把我带到梦想的国度
渴望能找到了一个能撑起梦想的支点
那是——
让我微笑的
让我感动的
是孩子们常常骄傲得给我看绘画作品时神奇的模样
是孩子们上课时透露出对美术喜爱的笑容

是孩子们体会到我的爱后能说出“我爱你,老师”这样话
我仿佛明明看到了我们未来的城堡
它不是我一个人的杰作——用来作秀
它是我们集体的力量——用来分享
不必为了金碧辉煌的大楼让身边的花朵黯然失色
人间最美丽的花朵在播种的过程中绽放
它不是冷冰冰的钢筋水泥
它拥有可以温暖人心的色彩
无需羡慕别人体会的幸福
无需渴求别人收获的成就

还是那句老话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给孩子一份爱,会收获许许多多的爱
给孩子一种知识,会收获桃李满天下的幸福

 

300天以后——
为我们的城堡记下这一块砖瓦

它的名字叫做成长
告诉自己:
坚定梦想!
踏实前进!

虽然我的支教之路即将到达终点

但是草根教师仍会在这条草根之路上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