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四川职业教育的初心和使命:锻大国工匠 探扶贫新路

杜蕾        编辑:杜蕾        2019-10-08

《教育导报》记者 鲁磊

四川现代意义上的职业教育,诞生于救亡图存的浪潮之中。

1902年的春天,四川合州举人张森楷在合州大河坝(今重庆合川太和镇)创办四川蚕桑公社,设立“四川民立蚕桑中学堂”。

从此,探索中国职业教育发展现代化的“先遣队”中,多了一面“川字旗”。

新中国成立以来,作为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领头羊”,四川职业教育迅速发展,通过与教育部共建职业教育改革试验区,大力实施职业教育攻坚计划,有序推进中高职教育衔接,着力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加快农村和民族地区职业教育发展,四川职业教育正进入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

2019年,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航空维修工程系学生在老师的指导下维修飞机.JPG

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航空维修工程系学生在老师的指导下维修飞机 刘磊 摄

从“小道末技”到“重获新生”

第二次鸦片战争后,中国亡国灭种的危机不断加深,各个阶级开始寻求救国道路。主张“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洋务派人士,掀起了一股兴办“实业教育”的热潮。

深处西南内陆的四川,现代职业教育也悄然萌芽。

1904年,民主革命家张澜在南充创办顺庆府官立中学堂,举办农学、工学教育;1906年,四川省农政总局于成都创办四川通省农业学堂(四川农业大学的前身)。据清学部《各省实业学堂统计表》记载,到1909年,四川共计实业学堂14所,学生1030人。

抗战期间,由于四川“大后方”的特殊历史地位,以及建设急需各种专业技术人才,四川职业教育发展较快。据统计,到1945年9月,全国共有33所国立职业学校,其中有20所在当时的四川、西康、重庆三地办学。

但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前,四川的职业教育存在较大的“缺陷性”。

晚清和民国时期,由于军阀割据,连年战祸,四川社会经济日益衰落,职业学校筹款困难,发展举步维艰。1939年9月,南京国民政府教育部视察员姜琦在调研报告中这样描述:“各县立职业学校大都成绩低劣,学生毕业不能以此谋生,地方产业不能由此改进。”

同时,由于“士、农、工、商”思想的根深蒂固,老百姓大都认为职业教育是“小道末技”,职业学校招生十分不易,在学校系统中处于“弱势”。

这“缺陷”,终于在新中国成立后,得到了改变。

四川解放后,西南军政委员会文教部和川东、川西、川南、川北行政公署以及重庆市、西康省即对解放前的62所职业学校进行接收、改造。1951年,西南军政委员会文教部对职业教育办学方向作出指示:由于国家性质的根本改变,教育必须为工农服务,学校必须向工农开门。

此后,在“培养社会主义建设所需要的各类专门人才”的办学宗旨下,四川职业教育实现了从规模扩张到内涵发展,基本办学条件不断改善,人才培养质量和水平稳步提升,造就了大批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成为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

从此,四川的职业教育步入发展新纪元,焕发出勃勃生机。

上世纪80年代,宜宾职院的教学用车.JPG

上世纪80年代,宜宾职院的教学用车(本报资料图片)

立足地方办职教,职教发展为地方

追溯四川职业教育的源头,蚕桑与丝织绝对是绕不开的词汇。从1902年四川第一所现代职业学校的建立,到1906年四川通省农业学堂成立,这均与丝织业在历朝历代都是四川地方经济重要支柱密切相关。

“立足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实际”这一“基因”,深刻影响了四川职业教育的发展轨迹。

德阳,中国的“重装之都”,聚集了中国二重、东电、东汽三大重装巨头以及上千家相关企业。庞大的产业集聚,对专业技术人才的“质”与“量”都有极高要求。

作为四川唯一的国家高等职业教育综合改革试验区,“产业结构调整到哪里,学校办学就跟进到哪里”已经成为“德阳共识”。

有一个关于职业教育发展“立足”与“面向”的故事不得不提。

2007年,中国二重承担了8万吨大型模锻压机的研制任务,然而企业却十分缺乏专业技术工人。

就在这时,没有开设模锻专业的四川工程职业技术学院,及时组织师资,恢复了专业,订单培养45名模锻专业学生。项目建成投用后,这批学生全部成为试运行的首批操作员,并迅速成长为业务骨干。

近年来,全省职业院校每年培养40多万名技能型人才,成为支撑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和推动新型城镇化、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的生力军。

扎根地方、面向行业办职教,既破解了企业之困,同时也为职业学校自身发展注入了活力。

如果说德阳职教的发展,得益于有强大的工业产业为依托,对于基础设施落后,产业发展不足的老少边穷地区,职业教育又该何去何从?

南江县小河职中,位于秦巴山区扶贫攻坚的核心区域。近年来,为培养扶贫攻坚需要的基层村社带头人,小河职中依托其畜牧、种植等特色专业,开办了村级后备干部专修班,通过“再培训”实现全县村两委的“换血”“充血”工作。

2017年,小河职中的办学思路,得到了四川省委组织部的认可和推广。当年8月,小河职中也正式挂牌为“巴中村政学院”,全省各地纷纷前来学习取经。这所贫困山区中职学校“华丽转身”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信息量。

上世纪90年代末期,长期处于计划经济体制下的中专、技校一时难以适应时代变化,生源数量和质量大幅度下降,毕业生质量下滑,出现了招生难、就业难的恶性循环。

四川中等职业教育由此进入“大浪淘沙”期,能否转变办学思路,实现“内涵发展”,是时代赋予四川职业学校的大考验。

在时代的“淘洗”中,小河职中始终与巴中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紧密联系,在专业设置和人才培养上,一直坚持为农村现代化提供智力支持。

以该校为代表的一大批办学观念新、能力强、勇于开拓进取的职业学校由此脱颖而出。正是这批骨干中坚力量,推动四川职业教育加快了“由大向强”、内涵发展的脚步。

小河职中畜牧兽医专业学科带头人周涛正在教授家兔防疫技能.jpg

上世纪90年代成都苏青职中财经专业课堂(资料图片)

立足地方办职教,职教发展为地方,既是四川职业教育与生俱来的“烙印”,更是持续健康发展的“生命线”。

紧紧围绕“不断提升职业教育服务地方经济社会的能力”,党的十八大以来,四川省出台系列政策和措施,明确提出了建设具有四川特征、西部领先、全国水准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成职业教育强省和西部职业人才高地的目标,推动我省由职教大省向职教强省迈进。

新时代的新使命、新坐标

近年来,四川充分发挥职业教育在改善民生、脱贫攻坚工作中的重要作用,职业教育成为四川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服务精准扶贫的重要“先手棋”。

大小凉山彝区和川西高原藏区,是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的短板,也是职教扶贫的重点。

每天凌晨5点过,当大多数人还睡梦正酣,26岁的肖芳准时走进成都地铁的驾驶室,精神抖擞地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进站、对标、停车、开门、关门、确认、动车,地铁司机的工作“枯燥乏味”,却要求精确,不容一丝马虎。

肖芳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中国第一个藏族女性地铁司机。

2009年,四川省率先在藏区探索实施“9+3”免费教育计划,即在9年义务教育的基础上,对藏区孩子提供3年免费中职教育。后来,这项计划推广到四川全部民族地区和45个深度贫困县。

肖芳正是“9+3”计划的受益者。初中毕业后,她失学了,“9+3”免费教育计划吸纳她成为首批学生,入读内江铁路机械学校。2012年7月,肖芳以优异的成绩,进入成都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工作这些年,肖芳还完成了自我提升:通过参加西南交通大学大专、本科段的自学考试,获得了交通运输管理专业本科学历。

人生命运的“逆转”,不仅改变了肖芳家庭的经济状况,更让她成为藏区学生成长的榜样。

10年来,四川累计招录藏、彝区“9+3”学生8万多人,目前在校生2万人。他们当中,90%以上来自普通农牧民家庭,其中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子女占到17%。历届毕业生初次就业率均在98%以上,50%以上的毕业生回到家乡就业创业。

南江县小河职业中学航空礼仪实训.jpg

南江县小河职业中学航空礼仪实训(资料图片)

从大小凉山、高原藏区,到乌蒙山区、秦巴山区,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脱贫攻坚主战场上,在四川教育“由大向强”的发展征途中,四川职业教育正不断书写着催人奋进的故事。

“嘀嗒、嘀嗒”,随着时钟的转动,时代又给予了职业教育新的使命。

“成都!成都!”2017年5月26日,在美国西雅图举办的“国际大学生超轻复合材料桥梁竞赛”上,当自重424克的碳纤维工字梁承重达11044磅(5 .014吨)时,现场观众发出这样的惊呼。这件让世界为之震惊的作品,出自成都航空职业技术学院的一群大二、大三学生。在这一碳纤维工字梁领域的国际赛事中,这所位于中国西部的职业学校已经蝉联6年世界冠军。

在成都职业技术学院“全真教学实践基地”里,马来西亚留学生李旻正努力学习互联网金融的各个环节,他说未来想把中国的先进经验带回马来西亚。

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推进,近年来,四川推动“四向拓展、全域开放”,正在形成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如今,越来越多的海外留学生选择了四川职教,越来越多的四川职校走出国门办学,四川职教从边远闭塞的西部内陆,走向国际交流合作的舞台中央,找到了新时代职业教育发展的新坐标。

…………

如今,四川正通过努力发展职业教育,不仅探索实现“一人成才、全家脱贫”的民族地区人才培养和教育扶贫新路,更向着基本建成具有“全国一流、国际可比”水平和彰显“四川特色”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大步迈进。